爪機書屋 > 玄幻魔法 > 玄陽天尊 > 正文

爪機書屋手機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869章 翻臉

作者:環城路飆車所屬:玄幻魔法書名:玄陽天尊直達底部↓
(←快捷鍵)<<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>>(快捷鍵→)


     要知道,魔帝膀大腰粗,身材壯碩,比身邊的墨染還要高出兩個頭,且長相兇神惡煞,眼神暴戾,光是站著不說話都足以嚇得孩童屁滾『尿』流,哭不出聲來。

     雖說季天還不至于如此,但好歹也表現出噤若寒蟬、望而生畏的樣子吧?

     更何況魔帝絲毫不掩飾垂涎之意,季天還能笑得出來?

     “真是有趣。”這反而讓魔帝微微一怔,不知道該說這個人類小子天真可愛,還是不知天高地厚。

     魔帝嘿嘿冷笑,旋即提高了嗓音,對遠處的季天喊道:“小家伙,本帝跟你玩個游戲如何?”

     “什么游戲?”季天瞥了一眼魔帝身旁的墨染,然后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燦爛,問道。

     “本帝讓你先跑,十聲之后,本帝再動身,若是你能夠堅持半柱香的時間不被本帝追上,那么本帝就答應……”魔帝笑道,只不過笑容怎么看都讓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 還未等魔帝把話說完,季天便眼眸發光,迫不及待地問道:“答應什么?!”

     看到季天這副天真的模樣,魔帝心中冷笑更濃,后來干脆不掩飾心懷不軌的眼神,戾氣道:“自然是答應……留你一具全尸!”

     他原以為這個年紀輕輕的人類聽到這里,接下來就應該驚恐無措,面『色』慘白了,但是并沒有。

     “咦?”

     見狀,魔帝忍不住輕咦一聲,對這個年輕的人類少年高看一眼。

     現在的人類膽子都那么大了嗎?還是說初生牛犢不怕虎?或者是魔族多年未展現崢嶸,連一個人類娃子都不放在眼里了?

     魔帝愈發覺得有趣,心中想著待會兒應該將其抽筋扒皮,還是直接碎尸萬段。

     “這個游戲不好玩。”就在這時,在魔帝眼里變得愈發有趣的人類少年搖了搖頭,說道:“不如我也與你玩個游戲吧?”

     “哈哈哈!”聞言,魔帝不禁仰天大笑,仿佛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,繼而問道:“說說看。”

     經過一番交談,他倒是不著急把這個有趣的人類少年弄死,弄死了也就無趣了。

     “我賭你半個時辰之后會是個死人,不,死魔。”季天笑瞇瞇的說道,仿佛渾然不覺魔帝眼神中透『露』出來的毫不掩飾的殘酷殺意。

     “有意思。”魔帝伸出猩紅的舌頭『舔』了『舔』嘴唇,“那為何不干脆賭誰先死呢?”

     季天認真的思考了一下,然后一字一句地說道:“那當然是你先死。”

     魔帝似乎玩心大發,再加上剛脫困而出心情大好,所以耐心罕見的好,就這么懸空而立,安靜等待。看樣子,他是真的下定了決心要等上半個時辰,看究竟是誰先死。

     可是,魔帝等得,墨染卻不肯等了。

     轟!

     就在魔帝與季天四目相對,遙遙對峙時,墨染毫無征兆地暴起發難,對著身旁的魔帝攻擊而去。

     眼看就要偷襲成功,不過魔帝卻似乎早有防備,一個閃現,正好不偏不倚地躲開攻擊。

     “當真要現在撕破臉皮嗎?”魔帝臉『色』陰沉,沉聲道。

     對于墨染會突然出手偷襲,他沒有表現出任何意外的表情,顯然早有預料。

     他從始至終都沒有信任過墨染,雖說是同族,且又解救之恩,但這并不就意味著對方不是圖謀不軌。

     再加上發現了季天這個人類少年在遠處觀望,墨染居然無動于衷,這更讓魔帝小心謹慎,一直分心提防身邊的墨染。

     別看他四肢發達,但頭腦并不簡單,反而心細如發。

     他與季天打賭,何嘗不是在耍心機。

     若是季天剛開始便被他嚇得肝膽欲裂,答應了他的賭約,那么他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去追殺季天,然后趁機擺脫掉墨染。

     墨染畢竟對他有解救之恩,明著撕破臉皮總是不太好看,總得找個委婉點的說法,哪怕雙方心知肚明,心照不宣,日后也好相見,不會尷尬。

     他是寧可如喪家之犬般躲起來慢慢恢復力量,也不愿與墨染同行,哪怕對方答應為其護法。

     能夠成為魔族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魔帝,自然不是傻子,當然不會輕易就把『性』命交到別人手上。

     后來季天出乎意料的沒有逃,反而還有恃無恐地反過來跟他打賭,這讓魔帝意外的同時,愈發肯定這個人類少年和身邊這個同族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 被封印多年的他狀態早就虛弱到了極致,斷然不是墨染的對手,與季天周旋,何嘗不是在暗中恢復力量,然后找機會離開?

     不過墨染下手的速度比他預期的還要早一些。

     “人情總是要還的,不如現在就還了吧!”墨染神『色』依舊淡漠,白衣飄飄,看上去實在是與魔族沾不上邊。

     墨染也不是白癡,如何看不出身邊之人是再找借口拖延時間恢復實力?此時應該痛打落水狗,他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是君子,哪怕是堂堂魔帝出手偷襲,他也并未覺得有任何不妥。

     若是讓對方恢復了些許實力,那才是真的麻煩,自己再想要將其斬殺,必然也要付出極大的代價。

     “想要吃下本帝,你也要付出難以承受的代價!”魔帝咬牙道,旋即目光微閃,“當年魔族大軍與人類在此大戰,被封印的魔皇、魔王不計其數,若你我聯手,重回巔峰指日可待,何必在此斗個你死我活呢?”

     “沒時間了。”墨染搖了搖頭,然后說道:“更何況,魔皇終究是魔皇,哪里比得上魔帝……”

     見墨染執『迷』不悟,魔帝怒極反笑:“你當我們圣尊一脈是好欺負的?對了,忘了告訴你了,本帝剛才脫困而出時,馬上就感受到了圣尊的存在……”

     魔帝沒有把話說完,但言下之意十分明顯。

     魔族可施展禁忌之術祭獻壽命給更為厲害的族中強者,以此交換力量,獲得力量加持暴漲。魔帝既然能夠感受到魔族圣尊的存在,那也就意味著他可以進行祭獻。

     而獲得圣尊力量加持的他,斬殺同樣處于虛弱狀態的墨染自然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 魔帝冷眼看著墨染,只要你敢拼死一戰,那么本帝自然也敢進行祭獻,大不了兩敗俱傷罷!

    
百镀一下“玄陽天尊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cc彩票平台出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