爪機書屋 > 言情小說 > 錯惹嬌妻:法醫大人是天師 > 正文

爪機書屋手機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87章 包局您真會聊天

作者:逍遙游游所屬:言情小說書名:錯惹嬌妻:法醫大人是天師直達底部↓
(←快捷鍵)<<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>>(快捷鍵→)
“好!”

     松百寧一甩手里的畫像:“我這就讓人查查這個人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 一邊說著,松百寧又已經看起了那份纖維檢測報告。

     “長纖維彈力腈綸……”

     藍可盈點了點頭:“是,這也是制作靜電手套的一種材料,一般這樣的手套,都是從事精密儀器的組裝、產品檢驗、電子產業、印刷、各種研究機關的檢驗工作人員所使用的。”

     松百寧的眉頭皺了起來:“嘶,這樣一來的話,那么這范圍可就大了啊。”

     “我們H市,有一個電子元件廠,還有五個印劇廠,還有幾個研究機關呢,這人員加起來得有兩三千人。”

     這樣的排查力度可不小啊,就算是兇手的DNA出來了,如果在公安系統的檔案中沒有記錄,那豈不是說得將那兩三千人都驗一驗DNA。

     就算是有藍法醫幫忙,兩三千之數的DNA,也著實是得忙上一個月了吧。

     “范圍還可以再縮小一下的。”這個時候龍傲天卻是開口了。

     于是幾個人的注意力便又全被吸引到了龍傲天這里。

     龍傲天卻是看著松百寧道:“那個腳印你還記得吧。”

     經龍傲天這么一提醒,松百寧的眼睛也亮了:“你是說……”

     龍傲天點頭:“不錯,那雙鞋底的花紋是一種叫做膠鞋的花紋。”

     松百寧的思路已經立馬跟上了。

     “膠鞋,現在一般只有干體力活的工人才會穿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 “研究機構便可以排除了,那么我們的調查力度只要放在印刷廠和電子原件廠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 既然已經有了完整的調查思路與方向,于是松百寧便立刻離開了法醫室。

     龍傲天自然也離開了,只不過他卻是直接拐進了樓梯間,摸出手機,拔通了包局的電話。

     “喲,有什么事兒快說,我這里還有事兒呢。”

     電話才剛剛接通,包局的聲音便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 龍傲天黑線:“包局,是不是我沒事兒,就不能打電話給你?”

     “哼,你小子沒事兒的時候會想到老子!行了,少跟老子扯淡了,有話快說!”

     龍傲天便也當真是有事兒說事兒了:“包局,我想最近H市這邊的吳局應該會給你打電話。”

     “咦!”包局立馬意識到了這里面有事兒:“說說看,那個家伙是不是又想要算計我了。”

     龍傲天當下便壓低了聲音,吳局和松百寧對藍可盈的關注,還有自己的猜測都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 于是便聽到了包局在那邊的冷哼:“哼,好啊,那個姓吳的居然敢打我的人的主意,他也不四兩棉花紡一紡,我老包是那么眼瘸的人嘛。”

     “行了,你小子放心吧,我不會放藍法醫離開的。”

     “那個老吳,哼哼哼……好大的膽子!”

     “我老包不發威,還真拿我當病貓了不成。”

     說著說著,包局那邊話鋒卻是一轉:“喂,我說小子,你也給老子透個實底兒,你現在和藍法醫走到哪一步了?”

     龍傲天黑線。

     “包局你在開什么玩笑?”

     這一秒還在道上呢,下一秒就直接聊到溝里去了。

     從來不知道包局的思維跳躍性居然這么強。

     “喂,你小子哪只眼睛看到我在開笑了?”

     龍傲天繼續黑線中。

     好吧,他兩只眼睛都沒有看到。

     “喂,老子可是在你小子創造機會呢,你們兩個獨處的時候,就沒有……”

     這天完全聊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 龍傲天無奈:“包局,我們昨天八點多下的飛機,然后就直奔了一起命案現場,然后今天凌晨又在H市的街心公園發現了一具女尸……”

     “所以我們從下了飛機起,便一直在工作,到現在還沒有休息過呢!”

     所以,包局長你真心是想得太多了。

     “壓榨啊!”包局在那邊感嘆。

     “行了,反正你們兩個過去,也是為了配合H市公安局工作的,不過你和藍法醫說一聲,省里的那個培訓班可是就快要開課了,你們最多也就能在H市停留七天……”

     “不,五天!”包局立刻糾正道。

     人回來,怎么著也得先休整兩天吧。

     他老包可是一個相當人性的上司,可不像那個姓吳的,不是自家人就如此的壓榨。

     鄙視啊。

     龍傲天如何能不明白包局的意思,當下便笑了笑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 H市這邊的吳局和松百寧兩個人怎么也沒有想到,龍傲天和藍可盈兩個人抵達H市還不到二十四小時呢,他們B市的包局便已經琢磨著怎么能將人盡快地召回去了。

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 當夜。

     B市的夜空繁星點點。

     醫院里靜悄悄的。

     今天值班的護士是汪珍。

     說來也巧了,今天晚上正好有一個孤寡老人,在晚上十二點剛過的時候便咽下了最后一口氣。

     老人無子無女,所有的醫藥費,也是直接從他的帳戶上扣除的。

     這眼看著老人的醫療戶頭也快沒錢了,于是老人就咽氣了。

     汪珍推著老人的尸體,往太平間走,一邊不滿地碎碎念。

     “老家伙,你就不能撐幾個小時再死,非得我當值的時候死,晦氣。”

     經過衛生間的時候,汪珍的腳步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 還是先方便一下好了。

     太平間那種地方,每次去,她都有種想要失禁的感覺。

     只是她才剛剛蹲下,便聽到衛生間的門再次被人推開了。

     于是汪珍的耳朵立馬豎了起來。

     她記得這附近可沒有病房,所以這個時間段,應該不會有人使用這個衛生間才對。

     于是她立刻警惕地問了一聲:“誰!”

     接著,她便看到格板門外,一雙穿著白色護士鞋的腳停了下來,腳尖正對著格板門的方向。

     不過汪珍卻是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 看來也是和自己一樣的值班護士。

     “喂,我說姐妹,這大半夜的,你要不要這么玩啊,人嚇人可是會嚇死人的好不。”

     外面的人并沒有說話,只是那雙秀氣的腳卻是閃開了,接著汪珍便聽到隔壁的格子門響了。

     想來那人應該是進了隔壁方便去了。

     汪珍很快整理好,打開格板門剛才出來,一張熟悉的臉便映入了眼簾。

     “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 只是汪珍的話還沒有說完呢,人便已經被再次推了進去。

     不多時“嘩嘩嘩……”的沖水聲響起,只是那水卻泛著明艷的腥紅。百镀一下“錯惹嬌妻:法醫大人是天師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cc彩票平台出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