爪機書屋 > 言情小說 > 錯惹嬌妻:法醫大人是天師 > 正文

爪機書屋手機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88章 師徒關系

作者:逍遙游游所屬:言情小說書名:錯惹嬌妻:法醫大人是天師直達底部↓
(←快捷鍵)<<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>>(快捷鍵→)
不過因為H市接連出現的兩具女尸,從某方面來說,并無什么相似之處,所以倒是有人提出來這應該是兩起案子。

     兩起案子,也就是說兇手并不是同一個人。

     畢竟第一起那是美人尸妝,將女尸涂畫得極艷極美。

     而第二樁的女尸,卻是已經面目全非了。

     所以不管從哪個角度來說,這也沒有什么相似之處吧。

     辦公室里,大家討論的聲音此起彼伏地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 松百寧看向張子安,然后問道:“小張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 在這種時候法醫也是有著相當發言權的。

     張子安的嘴角一抽,有關這方面,藍法醫可沒有說過。

     而現在,藍法醫和龍傲天并沒有在這里。

     張子安想了想,還是審慎地開口道:“松組,這事兒我想還是等藍法醫過來了,我們可以聽聽她和龍組的意見。”

     一聽到這話,當下便有人不樂意了。

     “小張,藍法醫與龍組就算是再怎么能干,那也不是我們H市公安局的人好不。”

     “就是,什么事兒都問他們,那我們多沒有面子。”

     “現在搞得好像是外來和尚才會念經一樣。”

     松百寧皺了一下眉,然后抬手,讓大家不要再往下說了。

     這樣的情緒,他也是理解的,畢竟各公安局之間也是都鉚著一股勁兒的。

     而B市公安局最近連破殺人案,都是在極短的時間內便抓到兇手,可謂是風頭正勁兒呢。

     雖然他們也剛剛破獲了一起殺人案,可是這卻完全沒有辦法拿出來說事兒啊。

     畢竟如果沒有B市的藍法醫,那么那樁為了保險金殺妻的案子,也不可能會這么快就破得了。

     好法醫啊。

     松百寧不禁又想起了自家的吳局,也不知道吳局挖人的事兒搞得怎么樣了,吳局啊,你可一定要加油啊。

     不過有人這個時候卻想起來了。

     當下看了看,不滿地開口了。

     “喲,怎么沒見B市的那個法醫還有龍組啊,這是還沒有來?”

     這神色,這腔調,就算是傻子也聽得出來其中的嘲諷。

     松百寧一眼瞪了過去:“胡說什么,人家是過來幫忙的,他們幫了我們多大的忙,你們是不知道?”

     眾人沉默,他們自然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 可是心里卻還是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 難道說少了那兩位的幫忙,他們就破不了案?

     這個答案,他們每一個人也是很清楚的。

     能破,但是卻不知道要耗時多久了。

     松百寧威嚴的目光自每一個人的臉上掃過:“龍組和藍法醫兩個人一下飛機,就和我去了案發現場,忙了整整一天一夜,在這當中你們在辦公室里還瞇過一會兒,可是他們呢,整整三十幾個小時沒有合過眼。”

     “所以我讓他們先休息一下,這有問題嗎?”

     “告訴你們,人家來幫忙,這是B市公安局對我們H市公安局工作的支持,這樣的小話,如果再讓我聽到,那么你們就不要再呆在一線了,去管檔案好了。”

     “人家幫了我們,你們不但不領情,反而還如此的冷嘲熱諷,知道不知道做人也是要有一顆感恩的心的。”

     “這一點我以為就連幼兒園的小朋友都知道,難道你們都不知道嗎。”

     “自己無能,竟然也看不得別人有能耐。這樣的人我要不起,也用不起!”

     于是眾人都沒聲了。

     他們也知道他們有些小心眼兒了。

     可是,可是……

     沒有可是了。

     如果他們自己有本事兒,那么又怎么可能需要別人來幫忙。

     張子安羞愧,那樁為了保險金殺妻案,最初他給出的判斷就是錯誤的。

     如果不是藍法醫及時出現,那么一樁樁血淋淋的兇殺案,便被自己定義成了意外死亡。

     張子安不是一個不敢面對錯誤的人。

     于是他弱弱地開口了:“那個,松組,這事兒是我的錯,是我的判斷錯誤,我對不起大家……”

     松百寧倒是也沒有想要責怪張子安的意思,聽到這小子如此說,他也只是看向張子安:“跟在藍法醫身邊,好好地學一下吧,這樣的錯誤,我不想再看到還有下一次。”

     “是!”張子安應聲。

     等到松百寧這邊散會了。

     張子安一回到法醫室里,卻是一怔,藍可盈與龍傲天兩個人正在法醫室里忙碌著。

     呃,好吧,真正忙碌的只有藍可盈一個人。

     “你的意思是說,街心公園殺人案與之前H市的美人尸妝案是同一個兇手所為?”

     這是龍傲天的聲音。

     張子安的小心臟立刻就提了起來。

     當下一雙耳朵也跟著豎起,他要仔細地聽。

     不過藍可盈已經看到他了,當下女子笑著一招手:“那個誰誰誰,回來了就過來吧。”

     張子安訕笑著,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 “藍法醫,你的意思是說,這兩樁案子可以并案?”

     “嗯!”藍可盈點頭。

     不過她剛要說出自己這么判斷的原因,卻被龍傲天打斷了:“那個誰誰誰你去把你們松組也叫過來吧。”

     省得到時候還得再重復一遍。

     現在張子安多自覺啊。

     已經完全明白這個誰誰誰就是自己。

     于是張子安立刻便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 張子安離開的快,回來得也快。

     只是跟著他一起走進法醫室的,不只有松百寧還有H市公安局的局長吳局。

     “吳局,這就是B市的藍可盈藍法醫。”

     松百寧忙介紹道。

     “藍法醫,這是我們H市公安局的吳局,和你們包局可是老相識了。”

     至于龍傲天那就不用介紹了,已經見過了不是。

     藍可盈微笑著向吳局點了點頭:“吳局好。”

     不過卻并沒有想要握手的意思,畢竟現在她的手上正戴著橡膠手套,而且上面還沾著血呢。

     吳局也不介意,目光在藍可盈的手上一落,臉上的笑容倒是說不出的親切。

     “我聽小張說,你們這邊判斷這街心公園的殺人案,與之前的美人尸妝案是同一人所為?”

     “不錯!”藍可盈道。

     “不過卻和我們B市的美人尸妝案不是同一人所為,但是從兩個人的手法上來看,他們一定有著聯系,或者是師徒關系。”

     吳局的眉頭一皺:“師徒關系?”

     藍可盈點頭,語氣篤定:“殺人手法上的師徒關系。”

     張子安生生地打了一個寒戰,突然間感覺有點冷!百镀一下“錯惹嬌妻:法醫大人是天師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cc彩票平台出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