爪機書屋 > 言情小說 > 錯惹嬌妻:法醫大人是天師 > 正文

爪機書屋手機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541章 揭開真相

作者:逍遙游游所屬:言情小說書名:錯惹嬌妻:法醫大人是天師直達底部↓
(←快捷鍵)<<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>>(快捷鍵→)
因為藍子墨現在就在重案組,所以想要取得于水蓮血液樣本還是非常簡單的。

     而且其實不用他來取,藍可盈與小公雞也要進行取樣兒,因為他們也需要證明于水蓮與三位死者之間的關系。

     于水蓮雖然很細心地清理過案發現場,可是她的那些所謂現場處理經驗都是學自影視劇。

     而這樣的手段,在藍可盈這邊真的是連小兒科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 所以證明于水蓮是兇手的證據不到第二天便已經收集齊全了。

     雖然于水蓮口口聲聲地說,她不是兇手,但是鐵證如山,就算是她咬死了不承認,也可以提起公訟了。

     而法醫室這邊也證明了于水蓮與死亡的一家三口人系親生父女,母女還有姐弟關系。

     所以于水蓮是姓于的,至于她又是怎么成為了藍家的女兒,這個話題便已經不是法醫室這邊與重案組這邊需要關心的了。

     而藍家那邊也拿到了他們送檢的DNA結果了。

     秦芳蕁目瞪口呆地看著自己手上的這份檢測報告。

     她的聲音是沙啞的,誨澀的,帶著濃濃的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 “怎么會這樣,水蓮怎么可能會不是我的女兒,這怎么可能,之前在M國時,她的DNA檢測報告不是已經證明了,她就是我的女兒嗎?”

     秦罡看著有些失控的女兒,然后又抬眸看向藍家眾人。

     接著秦老爺子沉聲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兒?”

     如果不是事關重大,他老人家的大外孫又怎么可能會請他們老兩口過來呢。

     藍老爺子與藍慕兩個人對視了一眼,然后藍慕開口了。

     “子煦,這事兒還是你來解釋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 藍子煦點了點頭,然后便緩緩地開口了。

     “媽媽,我們藍家兄妹,每一個人都有一塊玉牌,那玉還是爺爺年輕的時候,與人家賭石的時候,得到的極品羊脂玉,于是便給我們四兄妹一人做了一塊玉牌。”

     “而當時小妹丟失的時候,可是與那塊玉牌一起丟失的,所以自從大哥接手了家族的生意之后,便在國內開設了連鎖古董鋪子,還有首飾鋪子,玉器專柜,而且每一處的負責人,也都是有著一份關于那塊玉牌的圖樣。”

     “當時B市這邊的負責人,在收到了那塊玉牌后,便第一時間將玉牌送到了大哥的手上,經過確定,玉牌正是當年小妹身上的那塊,而這個時候那兩個賣玉牌人的資料也都送到了大哥的手上,那送賣玉牌的人,姓古。”

     “而大哥拿到手里的古家人的資料,古家人收養了一個女孩子,而那個女孩子卻是姓藍的,只是古家人收養她也是有目的,所以她在古家的時間雖然不長,可是日子過得卻是非常不好。”

     “而且那個女孩子很快的也又被古家人送回到了孤兒院,正在大哥讓人繼續調查的時候,胡星浩卻是拿著一小瓶血來了,胡星浩是我們藍家在內地影視公司的負責人。”

     “說這血液就是他找到的藍家女兒的血,而當時他說他拿的這小瓶血液就是于水蓮的。”

     “所以這個于水蓮是通過胡星浩聯系上大哥的,當時胡星浩拿來了一小瓶于水蓮的血,大哥便在M國做了DNA檢測,當時的結果可以確定那瓶血液的主人便是我們的親妹妹。”

     “于是大哥這才將人接到了M國,而當時大哥并沒有和你們說,也是因為這事兒也是需要再進行一下確定,所以那個時候大哥才沒有和你們說,大哥本來是打算先帶著于水蓮親自去M的檢測機構再進行一下檢,畢竟藍家的親生女兒,想要認回來也必須是要得到百分之百確定的才行。”

     “只是于水蓮來到M國的時候還好好的,可是一聽到大哥說要帶著她親自做一次DNA檢測的時候,當天便在浴室里泡了冰水,然后第二天便重感冒,高燒嚴重。”

     “修遠第二天為她測了體溫,以她當時的身體條件是無法去檢測中心的,但是她卻提供了一小瓶鮮血,與之前提供的第一小瓶是一樣的,所以DNA檢測結果也與之前的一樣。”

     “不過按說以她當時的身體情況來說,她體內的白細胞應該是偏高的,可是那份血樣經過檢測其內的白細胞比例卻一點兒也不高。”

     “所以很明顯,第二份血樣并不是從她的身上抽取的。”

     藍子煦的聲音很淡,聲音不高不低,語速不快不慢。

     但是字字句句卻都是無比清晰的。

     藍媽媽聽到這里急急地問道:“是這樣的嗎?”

     藍子煦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 “不錯,就是這樣,所以當時大哥本來并不想要帶著于水蓮回到家里,可是卻沒有想到藍玲瓏居然將這個消息告訴給媽媽,而且,于水蓮來M這件事兒,只有我們兄弟三個,還有大哥身邊的幾個人知道罷了。”

     秦羽的眼睛微微一瞇,唇角勾起了一個意味不明的弧度。

     秦老爺子氣哼哼地拍了桌子。

     “藍玲瓏,這是收買了你大哥身邊的人,這個丫頭果然是狼子野心。”

     藍媽媽聽到這話,卻是伸手抓住了自己父親的手臂。

     此時此刻她的眼圈紅紅的,一副弦然欲泣的模樣。

     “爸,不會的,不會的,玲瓏那個孩子應該不是有意的。”

     秦罡看著自己的女兒,眼底里有著幾分心痛。

     不過他卻也沒有再多說什么,只是抬手拍了拍自己女兒的手背,然后看著藍子煦示意他接著往下說。

     于是藍子煦便又繼續往下說道。

     “當時大哥接了媽的電話,沒有辦法,便只能是將于水蓮帶回到家里了,可是當時大哥也是阻止了媽想要為于水蓮舉辦宴會的想法,而且這段時間,大哥,還有我們一直都在查于水蓮還有胡星浩,結果我們發現,胡星浩居然也是藍玲瓏的人。”

     藍媽媽簡直都已經聽呆了。

     “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,玲瓏為什么會這么做啊,我不是已經給了她一間公司了嗎?”

     沒錯,秦芳蕁是真的將自己名下的一家珠寶公司交給了藍玲瓏。

     藍子煦看了一眼痛苦的藍媽媽,微微閉了閉眼,有些時候事情的真相對于一個人來說,是真的有些殘忍,可是如果不說出來,小妹今天的委屈又要怎么辦?

     一想到今天藍可盈離開的背影,藍子煦的十指不禁扣在了起。

     他的指尖染著一層薄霜,扣在一起微涼。

     他可以感覺得到小妹的心情,也許小妹會理解媽媽為什么會這么做,但是,但是……

     他卻擔心小妹不會因此而不會再回藍家。

     雖然與藍可盈接觸的并不多,但是藍子煦卻相信他們三兄弟的判斷,藍可盈不只是給他們兄弟三個人,就連給安軒凌的看法也是,她其實并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藍家的親生女兒。

     也許回到藍家,她可以得到更多。

     可是那個丫頭根本就不在意。

     藍玲瓏與于水蓮兩個女人極為看重的東西,在藍可盈的眼里,只怕連個屁也不算。

     但是……

     不管小妹是如何想的,可是她既然是他們的小妹,今天這件事兒,既然大哥不在,可是他這個做為二哥的人,還是要給小妹一個交待才行。

     于是藍子煦看著藍媽媽一字一頓清清楚楚地說道。

     “媽,只怕藍玲瓏是想要做藍家唯一的女兒,我想她應該是不想讓藍家真正的女兒回家,所以才會一手炮制出了這么一個叫做于水蓮的假藍家小姐!”

     藍媽媽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 不過現在她已經顧不得去想藍玲瓏的事兒了,她現在只聽明白了一件事兒。,

     所以她全部的注意力也都在這件事兒上,當下她居然撲到了藍子煦的面前,一雙手緊緊地扯著自己二兒子的衣袖。

     疾聲問道。

     “所以,于水蓮是假的,但是,但是她先后兩次拿出來的血樣卻是真的對不對?”

     藍媽媽的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,眨也不眨地緊盯著自己的二兒子。

     “是不是,是不是?”

     藍子煦看著自己的母親,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然后重重地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 “是!”

     “于水蓮先后拿出來的兩份血樣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 “那么,那么……”藍媽媽急了,藍媽媽此時此刻可是真的很急切:“那么,你們現在是不是也知道她在哪里了?”

     藍媽媽這輩子腦子也從來沒有轉得這么快過,她的腦子里似乎有著一道流光劃過。

     “我記得于水蓮說,她之前生活在B市,而且也是在B市的孤兒院里長大的,所以,所以我的女兒,你們的妹妹也在B市是不是?”

     藍子煦點頭:“是的,她在B市,而且媽媽你也見過的。”

     “是誰?”藍媽媽抓著藍子煦雙臂的手又是緊了又緊。

     藍子煦深吸了一口氣,然后他又拿出一份DNA檢測報告,還有一方染血的方帕。

     “這是那天在機場里,你咬傷的那位藍法醫的血。”

     一聽到這話,藍媽媽整個人都呆怔住了。

     她呆呆地低下頭,看著藍子煦手里的染血的帕子還有那份DNA報告,雖然只是一張薄薄的紙,可是,可是這一刻她居然有些無力去接。

     可是藍子煦卻還是清楚地說出了這份檢測報告上的結果。

     “媽,已經證實了,她就是我們的親妹妹,也是你的親生女兒,她才是我們藍家真正的女兒。”

     每一個字,都仿佛是有人拿著鼓錘重重地砸在藍媽媽的心上。

     “啊!”

     秦芳蕁淚奔。

     “她,她,是我的女兒,她居然就是我心心念念想了念了二十幾年的女兒。”

     “我,我還記得她名字叫做藍可盈。”

     藍媽媽的臉色蒼白如紙。

     嘴唇抖動得就像是秋天里的落葉一般。

     瑟瑟而動。

     “她,她救了我,而我,我卻傷害了她,啊啊啊啊,我為了一個假貨居然傷害了我自己的親生女兒。”

     藍媽媽直到這一刻才明白,自己為何一看到那個女孩子便會不自覺地生出一股親近之意。

     “她的手臂,哦哦,還有她背上現在都有傷……”

     藍媽媽現在都不知道自己應該做出何種反應才好了。

     “她,她現在怎么樣?”

     藍子煦看向藍子墨。

     “媽,還記得那天在他們身邊一直跟著一個記者嗎,還一直拿著攝像機拍攝嗎,那些視頻子墨已經拷貝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 也許看到了,媽媽會很心痛,可是后面還有更讓媽媽心痛的事兒呢。

     藍子墨已經擺弄著手里的筆記本電腦,然后點擊了播放按鈕。

     視頻是從那天機場相遇時開始的。

     沒有看過現場情況的,現在也都看到了機場里到底發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 當看到藍可盈被秦芳蕁咬了一口之后,看向秦芳蕁的眼神,此時此刻看在他們的眼里也是倍覺心痛。

     而鏡頭很快又切轉到了醫院。

     看著藍可盈在選擇縫合傷口的時候,居然要求不打麻藥,而且還是兩個傷口同時進行縫合。

     看著那針線不斷地穿過來穿過去的,藍媽媽的淚如泉涌。

     而終于看到藍可盈撐著縫合了傷口,居然連休息都不肯,直接又上車前往現場。

     藍媽媽泣不成聲。

     秦老爺子也是沉沉地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 藍媽媽搖晃著自己兒子的手臂。

     “你們為什么不早點告訴我,為什么不早點告訴我?”

     不過這個時候,藍子煦沒有回答母親的問話,倒是秦老爺子替他回答了。

     “以你的性子,就算是他們告訴你了,你會相信嗎?”

     “你既然已經認定了那個于水蓮就是你的親生女兒,你就會深信不疑。”

     藍媽媽的雙手一抖。

     是啊,以她的性子而言。

     就算是他們告訴她藍可盈才是她的親生女兒,她也不會相信的。

     而且再想想之前的自己,當于水蓮提出自己不想去進行DNA檢測的時候,她居然還一門心思地幫著于水蓮來說服自己的兒子。

     因為那樣會讓于水蓮心里不好過。

     可是,可是,現在真正受到傷害的卻是自己的親生女兒。

     想想那一天,自己那一口咬得有多重。

     那天她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嘴里有股子血腥味。

     而這個時候秦羽卻是開口了。

     “藍玲瓏也知道我真正的表妹是誰啊?”

     藍子煦點頭。

     秦羽繼續道:“所以,她動過手了?”百镀一下“錯惹嬌妻:法醫大人是天師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cc彩票平台出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