爪機書屋 > 言情小說 > 錯惹嬌妻:法醫大人是天師 > 正文

爪機書屋手機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576章 焦尸的頭哪里去了?

作者:逍遙游游所屬:言情小說書名:錯惹嬌妻:法醫大人是天師直達底部↓
(←快捷鍵)<<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>>(快捷鍵→)
“至少缺了二十公分。”

     藍可盈道。

     祁玉連眨眼,差了二十公分,這是怎么回事兒。

     “所以藍法醫,你的意思是說,這尸體被人截了一截去了?”

     藍可盈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 臉上的表情平淡得如同波瀾不興的湖面。

     甚至就連女子的眼波也沒有興起一絲的漣漪。

     祁玉連不解,所以自己這是猜對了,還是猜錯了。

     而身為法醫的柳清江,卻是眼眸一瞇。

     他本來正微垂著頭,也在想著這個問題,不過這一刻卻是豁然抬頭。

     目光很亮地看向藍可盈。

     “二十公分,所以藍法醫的意思是說,這兩具尸體的頭被人砍下去了?”

     頭?

     聽到了這個字,藍子墨與祁玉連兩具人的目光,立刻又匯聚到了藍可盈的身上。

     不過,想想看,二十公分,可不正是差不多一顆人頭的長度嗎。

     但是……

     柳清江看著焦糊的尸體。

     其實在得到了藍可盈的提醒后,柳清江也發現了,這尸體雖然是被火燒過了,可是卻是真的短得有些過了。

     而且在他看來,這可不只是短了二十公分了,這只怕就算是兩個二十公分也打不住啊。

     但是,藍法醫卻說只差了二十公分……

     這是藍法醫看錯了,還是這兩個人本來個子就太矮了。

     可是,以藍法醫的專注和認真來說,她可能會犯這樣的錯誤嗎?

     柳清江的目光又看向了藍可盈,他的嘴巴微動了動,不過想了想,卻還是沒有將自己的話說出來。

     不過,藍子墨倒是注意到,柳清江有話要說。

     于是藍子墨便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 “咦,你是不是有什么話想說的啊,那就說啊!”

     于是藍子墨的一句話,便成功地將藍可盈,還有祁玉連兩個人的注意力轉移到了柳清江的身上。

     事情既然已經到了這一步了,柳清江不說也不說了,于是柳清江便也只能是清了清嗓子。

     “咳咳,那個藍法醫,其實我是想說,這兩具尸體,短得應該不只是二十公分吧?”

     柳清江說著,眼睛卻是一直在關注著藍可盈的反應。

     不過藍可盈的臉上依就是一派平靜。

     好吧,這湖面真的是平靜得有點過了,他丟了這么大個兒的一塊石頭下去,居然都沒有讓湖面起點變化神馬的。

     而看到柳清江不再說了,藍可盈卻是頭也不抬地拿起小刀,換了一個方式,開始將一側的的黑焦往下刮著。

     不過嘴里卻是問道。

     “哦,那么在你看來,這個這尸體應該少了多少公分?”

     柳清江的喉結動了動。

     然后聲音這才傳了出來。

     “五十公分,除非這兩個死者,生前個子要比正常人矮上二三十公分。”

     柳清江的話說完了。

     不過他的目光卻還是灼灼地直盯著藍可盈,他在等著藍可盈的回答。

     只是這一次藍可盈卻是一門心思地忙著自己手上的事兒,卻不要說是解釋了,就連眼神也沒有給柳清江一個。

     柳清江等啊等啊的。

     可是藍可盈依就是只忙活自己。

     祁玉連覺得自己的耐性差不多快用光了。

     這位女神法醫,到底是怎么回事兒,這又是幾個意思。

     不過藍子墨倒是不急,以他現在對于自家妹妹的了解來說,她既然這么做了,那么只怕便有著她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 所以自己只要繼續看下去就好了。

     等待的時間,這里連空氣都是安靜的。

     只能聽到藍可盈那不斷下刀的聲音。

     不過。

     還好,藍可盈終于是沒有讓他們等得太久。

     女子淺淡的聲音終于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 在祁玉連耐心耗光的最后時刻。

     “你看這里。”

     藍可盈的話很答,相當的簡單。

     而她讓柳清江看的,正是她在焦糊的尸體上用刀子將一處的焦糊處理干凈,所露出來的一點黑色的痕跡。

     是的,沒有錯,焦糊的里面也是黑色的。

     柳清江看了過來。

     雖然他并不知道藍可盈到底是讓自己看什么,可是藍法醫既然是讓自己看,那么便一定有東西要看。

     只是……

     他看啊看啊的。

     咦!

     終于有了一點發現。

     那里有著一道淺淡的痕跡,如果不是仔細看的話,還真是看不出來。

     柳清江想了想,抬手在其上摸了摸。

     雖然已經炭化了,可是卻還是能摸得出來,這里是一個細縫,而且這道細縫卻是還在繼續向著上下連通著。

     他的心里有了些計較。

     當下又不由得抬頭看向藍可盈。

     這位藍法醫好敏銳的洞察力。

     尸體都已經焦糊成那般模樣了,居然還能看得出來這樣的細節。

     “藍法醫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 柳清江點頭。

     藍可盈也看了他一眼,然后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 只是,他們兩個人在這里打著啞謎,可是急壞了祁玉連與藍子墨兩個人。

     開口的還是祁玉連。

     “喂,藍法醫,柳法醫,你們兩個能不能將話說得明白些啊,你們這樣子,我們不明白!”

     藍子墨的嘴角一抽,好吧,現在他和祁玉連可是真的成了統一戰線了。

     不明白的,這里有一對兒。

     不過,這次倒是不用藍可盈來做解釋了,柳清江已經率先開口了。

     他指著被藍可盈開了窗的那個位置,然后道。

     “你們看這里,這里明顯應該是腿部的位置,而我之前所說的尸體最少短了足足有五十公分,這里差不多就有三十多公分。”

     “人在被燒前,已經有人將他們的腿向后曲起,緊貼在大腿后面,然后縛住了。”

     祁玉連與藍子墨兩個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好吧,兩個人現在是真的明白了。

     所以,剛才柳清江所說的五十公分里,在這個位置有三十公分被藏了起來。

     所以……

     這兩具尸體都只是沒有腦袋的。

     所以……

     祁玉連的眼睛微微一張大。

     “所以,這兩個人是死后,被人放火燒家燒尸的。”

     藍可盈點頭。

     “顯而易見,正是如此,而且如此一來,太多的痕跡,可能還有一些我們需要的東西,也隨著這一場大火化為烏有了。”

     說到這里,藍可盈想起了一件事兒。

     “哦,對了,河邊還有一具尸體呢,是曾家的兒子,所以如果沒有意外的話,這燒焦的兩具尸體應該就是曾家的父母了。”

     所以,這特么的根本就是一場滅門慘案。

     祁玉連的面色沉了沉。

     如果情況真的是如他們推測的一般,那么這個案子可是大了,不但大了,而且還特么的復雜了。

     他想了想,很快便有了決定。

     “藍法醫,如果這一起的滅門慘案,與你和這位秦警官來這里尋曾家人,所要調查的案件有關的話,那么我覺得我們倒是可以合作一把。”

     藍可盈立刻便明白了祁玉連的意思。

     “所以你的意思是想要我們雙方將這兩起案子并案處理?”

     祁玉連正是這個意思。

     “不錯,這樣的話,我們兩方便可以針對這兩地的案子,互通有無,這樣一來豈不是更合適,而且也不用跑來跑去的。”

     不得不說,祁玉連的這個提議,倒是相當合適呢。

     這事兒,藍可盈可做不了主。

     她微微一沉吟,然后道:“這事兒我會向我們頭兒匯報的,到時候看上面的決定。”

     祁玉連點頭。

     “我也會就此事兒向上面打報告的。”

     不過現在,這些倒都不是重點。

     現在真正的重點是,這兩具焦尸的人頭呢?

     反正,藍可盈他們四個人可是將這火場內外全都找了一個遍了,也沒有發現有燒焦的人頭。

     以之前這里起火的情況還有環境來說,人頭是絕對不可能被燒成灰的。

     所以,人頭哪里去了?百镀一下“錯惹嬌妻:法醫大人是天師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cc彩票平台出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