爪機書屋 > 言情小說 > 錯惹嬌妻:法醫大人是天師 > 正文

爪機書屋手機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669章 居然沒有人想到去打120

作者:逍遙游游所屬:言情小說書名:錯惹嬌妻:法醫大人是天師直達底部↓
(←快捷鍵)<<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>>(快捷鍵→)
“你可以看看她所有參與過的案子,甚至我可以調來卷宗給你看看,你也好好地看看藍可盈在那些案子里所發揮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 高隊長握著手機的手一緊。

     雖然那些案子的卷宗,他是真的沒有看到過。

     可是沒有看到過,卻也聽人說起過。

     藍法醫在那一系列的案子里,所起到的作用,都是舉足輕重的。

     可以說,如果沒有她出手,那么那些案子的進展萬萬不可能那么順利,更不可能在短短的時間就告偵破。

     這樣的法醫,何只是優秀二字能形容得了的。

     這根本就是一個將法醫這一職業做到極致的人。

     這樣的人,對于市局,對于重案組,或者說對于省廳來說,意味著什么……

     高隊長其實自己在心里也是很清楚的。

     可是………

     饒是如此,他還是想要盡量為他們特警隊爭取一下。

     “史廳,可是,可是,像藍可盈那樣的人才,如果來到特警隊,也一定是一個可以將特警這一職業做到極致的人,我對她有這個信心。”

     史廳怎么也沒有想到,自己明明都已經說了這么多了,但是這個高隊長啊,犟勁兒又上來了。

     自己雖然沒有將話挑明,可是這意思卻也再明白不過了吧。

     可是這小子居然還是咬定青山不可放松。

     于是史廳不禁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 “唉,小高啊,你知道不知道,在你給我打電話之前,也有人給我打電話了。”

     高隊長立刻福至心靈。

     “是包局!?”

     史廳長的聲音再次響起。

     “不錯,正是他,他也給我放話了,如果我要是做主把藍法醫調到特警隊,那么他就給我撩挑子。”

     高隊長:“……”

     包局居然還有這樣的神仙操作嗎?

     果然是活久見。

     史廳長卻在繼續。

     “而且,現在龍傲天那小子和藍法醫兩個人已經確定了關系,我總不能棒打鴛鴦吧。”

     “這個好辦,可以將他們兩個人全都調到我們特警隊!”高隊長立刻建議道。

     反正總而言之一句話,他就是不想放棄,但凡有那么丁點的希望,他都想要試著爭取一下。

     史廳長無奈了。

     好吧,既然如此,便也只能上直接的了。

     “小高啊,就像我不可能將你調去市局一樣,我也不可能將藍法醫調到特警隊一樣。”

     “雖然也許,你們換個崗位,也能干得很好,但是我卻看得出來,你更熱愛的是你現在特警的這個崗位,而藍法醫也是一樣,她更熱愛的是法醫這一崗位。”

     最后,史廳長問:

     “所以,我的意思,小高,你明白了嗎?”

     高隊長的聲音黯然了下來。

     “史廳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 “那就好,累了一天了,早點休息吧!”

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 清晨。

     淅淅瀝瀝的小雨,從半夜的時候就開始下。

     而再看看這灰蒙蒙的天,雨倒是一點兒也沒有要停的意思。

     社區太過老舊。

     路面上的那些破損的地方,都已經積起了滿滿的一洼洼的雨水了。

     也是因為下雨的關系,社區中間的小廣場上也沒有人鍛煉身體了。

     不過,正在家家戶戶都紛紛起來的時候,小廣場上卻是響起了男人的怒罵聲,還有女人的慘叫聲。

     距離小廣場最近的那幾棟樓的住戶,一個個全都擰了擰眉頭。

     這樣的聲音,他們簡直都是再熟悉不過了。

     這才剛剛消停了幾天啊,居然又鬧起來了。

     那嚴莉的肋骨只怕到現在還沒有長好呢。

     老話都說,傷筋動骨一百天。

     而嚴莉這才剛剛過了幾天啊。

     唉。

     可惜了那么好的女人了,怎么就嫁了這么一個跟暴君似的男人呢。

     見過男人打老婆的,可是卻沒有見過男人把自己的老婆往死里打的。

     特別還是現代社會。

     女人的地位都越來越高了,往往男人敢動自家媳婦一根手指頭,都能鬧騰到法院去。

     可是,這一對兒!

     人們每每想起來,也只能是在心底里幽幽地嘆口氣。

     呂義的狠戾威脅,他們也是聽到過的。

     而且那個時候,嚴莉一口咬死了,要和呂義離婚,可是因為呂義就是不肯離婚,而且呂義還一口咬定了,嚴莉身上的傷是她自己走路玩手機摔的。

     所以,這婚也不是嚴莉單方面想離就能離得了的。

     這樣的天氣,這兩口子一大早又鬧開了。

     想也知道,只怕那個呂義不是又抽風了,就是又因為什么事兒,心眼子不順了。

     所以便繼續拿著他老婆出氣。

     “唉!”同是一樓,一個老太太嘆了一口氣,然后看看剛準備端起飯碗的兒媳婦。

     “先去幫忙打個110吧!”

     兒媳婦看了一眼自己的婆婆,也跟著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 “媽,這報警都多少次了,可是這根本就解決不了他們的根本問題,我看啊,只怕他們兩個人就算是真的離婚了,也沒有用。”

     老太太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 老太太自然也知道自家兒媳婦說得很在理兒。

     可是……

     “還是打了吧,至少警察來了,嚴莉啊,還能少挨幾下打,那個呂義哪次打人不是往死里打啊,不知道的,真的會以為,那根本就不是他老婆,那是他的仇人。”

     兒媳婦點了點頭,便直接摸出手機,拔打了110。

     而在同一時間,小區里,同時有十幾戶人家,拔打了110。

     而此時此刻小廣場上,呂義的一雙眼睛腥紅腥紅的。

     眼底里的戾色與瘋狂在不停地閃爍著。

     嚴莉已經被他一腳跺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 女人的臉色慘白慘白的。

     一雙眼睛驚恐地看著自己的丈夫。

     “呂義,你清醒點……”

     因為肋骨還沒有長好,剛才被呂義打了幾下,現在嚴莉已經疼得連出口聲音都大不起來了。

     不過有些撐傘過來的,想要好心勸阻的鄰居們,倒是有幾個聽到的。

     嚴莉現在已經站不起來了,她艱難地挪動著身體,身上早就已經滾了一身的泥水。

     而這個時候,呂義看到了一邊居然有一塊磚頭。

     當下他的眼里瘋狂之意更弄了,竟然直接走過去,一伸手拿起了那塊磚頭,便向著嚴莉大步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 而這個時候,嚴莉已經爬到了一個健身器材下了。

     她的臉色更白了。

     而且不只是臉色,就連唇色也褪出了紅色,取而代之的是冷冷的涼白色。

     有人看著此時兇神惡煞一般呂義,也是不覺有些心慌。

     “呂義,你想要干什么,你不會是想砸死你自己的媳婦吧?”

     說著,便有幾個身形較壯的男人,想要過來阻止呂義。

     但是卻不想,呂義這個時候停下了腳步,然后抬手一指那些人,陰冷地扯著嘴角。

     此時,他的眼里染了血。

     這一刻,就似連聲音也同樣的染了血一樣。

     他的眼神兇狠,他的臉上是惡意的。

     “媽的,勞資告訴你們,如果哪個不開眼的,敢過來多管閑事兒,當心勞資問候你全家。”

     于是想要過去的好心人,一個個立刻都止了步子。

     他們也許不怕呂義。

     可是,他們也都是有父母,有妻兒的。

     他們不怕,但是他們卻不能不為家人著想。

     自從他們社區里出現了呂義這么一個混帳王八蛋,他們也問了懂法的人。

     所以有些人也明白,如果他們做好事兒,真的攔下了呂義。

     他們是救下來了嚴莉。

     可是從法律上來說,人家呂義并沒有違法啊。

     出言恫嚇……

     這算罪嗎?

     就算是真的算罪了,充其量也就是蹲上三天的班房頂天了,那么等三天過后呢?

     大家都在一個社區里住著,你躲得過初一,難不成還能確定自己也可以躲得了十五不成?

     一念及此,這些好心人,便也止了腳步。

     心里只巴望著警察快快來,快快過來拯救嚴莉這個可憐的女人吧。

     呂義喝退了眾人,當下嘴角一挑。

     嗜血又得意。

     然后一揚手里的磚頭,便舉步抬腳繼續朝自己的媳婦走去。

     嚴莉臉上的神色這一刻倒是平靜了。

     她嘶聲道:

     “呂義,你今天就將我打死吧,反正這樣的日子我已經過夠了,我現在活著也是生不如死,我死了倒是解脫了,所以你打死我吧,你快點動手打死我吧。”

     呂義應聲。

     聲音很滿亮。

     “好啊,既然這是你自己要求的,那么我就成全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 說著,手里的磚頭已高高地舉了起來,然后猛地邁出了一大步,就惡狠狠地向著嚴莉沖了過來。

     只是他這一腳才剛剛著地,手里的磚頭還沒有來得及拍下呢。

     他的腳底下居然就是一滑。

     然后他整個兒居然重心不穩,竟然一頭直挺挺地便向著嚴莉的方向倒去。

     嚴莉的眼睛瞪大了,身子更是瑟瑟地縮了縮。

     呂義可是身高腿長,而這一次又是直挺挺地摔下來的,于是眾人眼睜睜地看到他的腦袋就直接重重地砸在了那健身器材上。

     從其他的角度看不到傷得到底如何,可是卻能看得到,那飛揚而出的血花。

     一時之間,眾人的眼睛一個個瞪得溜圓。

     完全沒有想到,一個想要殺人的人,居然就這么把自己給砸了。

     嚴莉看得最是清楚了。

     呂義的一雙眼睛瞪得賊大。

     而且他的頭砸過那一下子后,鮮血是向下噴濺的,直接濺了嚴莉一頭一臉一身。

     在眾人看來,此時嚴莉已經完全被嚇到了,完全不知道該怎么反應了。

     呂義的身子從健身器材上滑落,直接撲到了嚴莉的身邊。

     鮮血還在不斷地從他頭上的傷口處往外涌著。

     鮮血混合著地面上的雨水,不過片刻的功夫,便染紅了大片小廣場上的地面。

     許是因為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了。

     所有的人居然沒有人想到去拔打120。

     而等到派出所的警察趕到的時候,一檢查,呂義竟然已經氣絕身亡了。百镀一下“錯惹嬌妻:法醫大人是天師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cc彩票平台出租